欢迎登陆深圳市收藏协会
 
当前位置:HOME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古董拍卖之诈:4万成本 100万成交

古董拍卖之诈:4万成本 100万成交

  乱世黄金,盛世古董。

  太平时期,依靠古董暴富者,并不在少数。一件古董拍卖价稀松平常突破亿元,更撩拨着无数人发财致富的心。

  一个看起来很简单的罐子、杯子,转手就可能获利上万,上十万甚至更多。

  于是,不少人就倒腾起古董生意。

  (拍出3.08亿天价的王羲之草书《平安帖》手卷)

  然而,在古董市场里,绝大部分人都无法避免沦为炮灰,无论他们是大摇大摆地对赌,还是小心翼翼地押注。

  如果是20年前,有人说在古玩市场捡漏了,收到的会是连片的恭喜。但如今,再有人说捡漏了,恐怕旁人目光里更多是同情和质疑。

  潮起潮落,古董市场由一台造富机转变为韭菜收割机,仿若弹指间。

  1。 把价格往高处砍的港台收藏家

  时间倒退回50年前,当时流行“破四旧”,民众对文物很是嫌弃,甚至可以说有点害怕。

  这直接导致了中国文物交易几近停滞。

  1978年,中国跨入时代大潮,古玩市场也悄然发生变化。不过,当时政策对文物交易的态度还不明晰,比如说1982年颁布的《文物保护法》,就把文物的交易限定在了“指定单位”。所以,当时的文物交易场所只有指定的文物商店、寄卖商行等。这些交易所数量少,办事呆板,完全满足不了日渐增长的古玩交易需求。

  地下通道因此诞生。

  所谓的“地下通道”,多为一些旧货市场。比如说20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上海华亭路旧货市场,就经常有人在交易一些清代、民国时期的瓷玉杂件。1989年建立的北京古玩城,其前身就是北京的一个民间艺术品旧货市场。

  (2007年的北京古玩城)

  古玩交易能从地下走向地上,主要是两股力量起了作用。

  其一就是大环境变了。随着中国融入世界,以前很多旧规定、旧思想相继被破除,政策对古玩交易由抵制变得支持。

  1991年,一个叫宋建文的市场管理者在北京潘家园组织了一场拍卖会,虽然会上只拍出了57件拍卖品,成交额不到13万。但暖暖春风总算吹进了古玩市场,这是新中国的第一场古玩拍卖会。

  2004年,文物局取消了设在古玩市场里的检查小组,这意味着古玩市场的最后一道禁忌也消失了。

  (新中国第一场拍卖会:北京国际拍卖会现场)

  其二,则是市场自发的力量。20世纪80年代后期,一大批在一二十年前社会动荡时期被缴获的古玩艺术品陆续返还,这些货真价实的文物大部分流入古玩市场。比如,1984年北京就先前一个时期查抄的文物出台规定:凡原物还在的,除国家规定的违禁品外,一律退还被抄人。

  对那个时代,有行家感叹道:

  只要有钱就能买到好东西、真东西,不需要淘,都很便宜。

  巨大的利益面前,很多港台、日本、欧美的古玩商和收藏家纷纷来到大陆收购古玩。这些人,买古玩就如同买白菜:近现代大家的字画一买就是好几张,拓片一大摞,一次购买的瓷器玉器能铺满整个柜台。

  当时流传着一个段子:大陆人出价60元要卖一个瓷器,港台的藏家硬是要给到300元。

  把价格“砍”高了4倍,他们还觉得便宜了。

  十多年有个统计,流失在海外民间的中国文物数量超过千万,它们一部分是在1949年前被各国掠夺或强制买走,还有相当一部分就是20世纪80年代后被欧美等地区的收藏家低价买走。

  (从来不缺少希望通过倒腾古董发财的人)

  2。 “十墓九空”下的古玩市场

  正是这两股力量,迅速把古玩市场推向了快车道。

  就拿1995年的北京来说,除了报国寺、潘家园两地外,后海、燕莎、官园、石景山等地也都出现了古玩市场。

  古玩市场很快火遍全国。1996年广州开始筹划西关古玩城;1997年郑州古玩城动工,同年吉林古玩城、安徽合肥城隍庙古玩市场相继建成;1998年,西安中北古玩城建成;1999年四川成都送仙桥古玩艺术城、山西太原古玩城建成。

  进入21世纪,全国的古玩交易火爆程度更上一层楼。据统计,当时全国共建了千座古玩城,大量的歌舞厅、洗脚城、餐馆都抢着转型做古董买卖。

  (古玩城一下遍布全国各地)

  有玩家回忆,零几年的时候,一个比较火的古玩市场,5%的商户一年收入在1000万元以上,高的能突破2000万。

  古玩交易的火爆,但哪有那么多古玩呢?因此,催生了一大批盗墓贼。

  山东、安徽、河南、陕西等省份有些村庄,甚至全村人都吃上了盗墓饭。有盗墓人更是自豪地宣称:一个坑下来,就落了一千来万。

  一些地方还流行一句顺口溜:要想富,挖古墓,一夜能成万元户。

  (考古工作者在发掘一处西周大墓时,竟然在墓中发现了2002年产的矿泉水瓶)

  齐白石一派传人张永年表示:盗墓、走私已成为一条龙作业,第一天挖出来的东西,第三天就到了香港,因为香港是古董进出口不受限制的自由港。

  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中国流失海外的文物,不少是20世纪80年代后盗墓走私出境的。

  民间文物学者吴树也曾推断:30年里,盗墓大军约有10万人,被盗掘的境内古墓在200万座以上。

  中国考古界因此得出了一个定论:十墓九空。

  文物交易的火热,也反应在电视上,鉴宝类节目在短短的几年间,如雨后春笋冒了出来。

  3。 落寞与收割

  古玩市场日渐增长的需求,单靠盗墓已不能解决。

  见到有利可图后,造假古董、卖假古董就成了一门生意。

  几年前,有专家估计,约有10万人从事文物仿制造假产业链,每年产生的收入超百亿元。

  收藏家马未都见过一个最狠的古董做局:曾经有个西北商人送他一堆古董,说是亲自挖来的,不可能有假。但马未都很快发现,这些古董明显是仿品,连朝代都不一样,实际上是有人活生生造了一个墓,骗人去挖,以此谋利。

  瓷器就是造假的重灾区。

  中低档仿品数量庞大,被运到全国古玩市场,成交价能翻多少不好说。

  而高仿品的行价在2-8万,主要通过境内外的一些拍卖公司拍出,成交价一般都在出厂价的基础上翻高10-100倍。这中间的巨大差价,多由二道贩子和拍卖公司的内线共同瓜分。

  以一件成交价100万人民币的高仿拍品为例:出厂价4万,占成交价的4%,由制假者获利;各项鉴定费用3万,占成交价的3%,由“鉴定专家”获利;拍卖公司佣金和国家税收20万左右,约占成交价的20%(税收常常被逃避);剩余的归赝品实际所有者,获利比例常超过50%。

  造假之下,遭殃者无数。

  作家吴树在调查中国古玩市场,获得大量第一手资料后,最终得出一个结论:

  95%的人,用95%的钱,买了95%的赝品。

  哪怕侥幸买到真品,在造假横行的大环境下,想要出手也很不容易,所以,一些收藏家只能捧着金饭碗饿肚子。

  这些人因此被调侃为“纸上的百万富翁”。

  假货泛滥之下,先知先觉者开始退出市场,后知后觉者闻风而动,古玩市场的狂欢在2012年戛然而止。

  最直接的一个表现就是文物交易量的断崖式下跌。2011年文物艺术品成交金额为553.53亿,到了2012年,仅有288.52亿,跌幅逾47%。

  另一方面,大量的古玩城开始终止建设或者关门。比如说在2012年开业的上海虹桥古玩城,号称国内的“古玩航母”,运营不到2年,就出现大面积商铺空置的现象。

  据统计,仅2012年,就有超10%的古玩从业人员洗手不干。到2016年,古玩商品价格更是下滑近70%,客流量下降近60%。

  2000年时收购价不到200元的拴马桩,在2012年的前几年,哪怕长宽高只有20厘米,也能轻松卖个10万块。2012年之后,大幅降价后也无问津者。

  在西安古玩市场,将古玩店改装成烟酒店、土特产店、百货小超市的商铺比比皆是。甚至有古玩店店主为了省电费,开店不开灯。

  树欲静而风不止。

  最近几年,古玩市场冷清了不少,但收割的镰刀并没有停下。

  4。 收割仍在继续

  这次,被收割的对象变成了更为普通的人。

  这是一场拍卖公司自导自演的“忽悠大戏”。

  先来看一个例子:《焦点访谈》曾曝光过某拍卖公司以根本就不存在的香港拍卖会为诱饵,骗走了一名武汉老人的巨额服务费。

  这其中,就涉及到了“拍假”和“假拍”两个骗术。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个骗局之所以能够成功,拍卖公司的狡诈和受害者的贪婪缺一不可。

  骗局之初,就是有人梦想一夜暴富,将一些老物件挂在网上,期待遇到伯乐。

  然而,伯乐没遇到,却收到了一堆拍卖公司的电话。无论他们挂的东西是什么,拍卖公司的人都会一个劲地将东西吹上天,从而将物主骗到拍卖公司。

  一些人听说自己家的老物件可能是天价古董,甚至会火急火燎地坐飞机赶赴拍卖公司。

打印本网页] [关闭本窗口]

相关内容
查无记录

友情链接:中国收藏家协会  |  国家文物局  |  中国国家博物馆  |  深圳博物馆  |  深圳市政府  |  深圳市宣传部  |  深圳市文体旅游局  |  深圳市民政局  

网站版权所有:深圳市收藏协会  网站主办单位:深圳市收藏协会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上步中路1001号深圳科技大厦一楼西门

 联系电话:0755-82063439 邮箱:szscxh@126.com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粤ICP备170906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