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深圳市收藏协会
 
当前位置:HOME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从高古轩到佩斯 巨头画廊的生存之道

   从高古轩到佩斯 巨头画廊的生存之道

 

 在艺术市场上,被“国际巨头”称谓的画廊有着强大的力量,如高古轩、卓纳、佩斯;它们不仅造星无数,创作了不少天价艺术家,而且艺术家一旦被这些画廊选种,其以后的艺术道路可算是前程似锦。

  据《巴塞尔艺术展和瑞银全球艺术市场报告2019》资料内容透露,在2018年,不到5%的经销商(“国际巨头”画廊)占据了50%的市场份额(2018年,全球艺术市场销售额增长6%,达到674亿美元,),而营业额在1000万到5000万美元及5000万美元以上的两个最高区间的大型画廊,销售额分别增长了17%和7%。该数据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如今的一级艺术市场已经逐渐被这些“国际巨头”所统治。

高古轩画廊高古轩画廊

  而相对于这些“国际巨头”的大画廊,不少中小画廊在去年却是日子清贫。据资料介绍,尽管2018年整体销售额增长了6%,却有57%的经销商销售额缩减。尤其是年营业额低于25万美元和在25万到50万美元之间这两个最低区间的画廊,销售额分别减少了18%和4%。

  有相关画廊从业者在此前的采访曾对这种趋势这样解释过:“小画廊投入了大量精力、时间和资本在那些仍在事业起步阶段的艺术家身上,而他们一旦获得成功之后就会被大画廊挖走”。这主要由于,画廊的商业模式和其它商业投资不同,在艺术界,画廊的早期投资几乎看不到有意义的回报。”

  如今传统画廊的商业模式已不再像过去那样奏效,再加上,市场正在发生根深蒂固的转变,宏观环境难以预测,如中小画廊还不改变传统方式,那岌岌可危。

卓纳画廊卓纳画廊

  那改变如何做起?其实可先回看下这些“国际巨头”大画廊这数年的发展历程,再在其中找看看是否有适合自己的画廊的经验。

  “国际巨头”画廊“店面”面积竞争

  在2018年,与一些小画廊逐渐被迫关闭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大画廊的全球展厅面积的不断增加。在去年artnet所统计的全球画廊展厅面积的数据中,高古轩以1.7万平方米的全球总面积成为全球“最大画廊”。

各国际巨头画廊的全球展厅面积(高古轩与佩斯排列前1、2位)各国际巨头画廊的全球展厅面积(高古轩与佩斯排列前1、2位)

  排列第二位佩斯虽然目前总面积只有1万平方米左右,但其计划在今年9月在纽约开一家面积约7000平方米的旗舰店,当该工程完工时其总面积将与高古轩相提并论。

  据佩斯方面透露,佩斯纽约旗舰店将拥有室内和室外画廊以及特殊空间,并将用于各种展览和公教活动,如最新的媒体艺术,表演艺术和公众节目。同时它还设立了一个拥有10000本书籍的研究图书馆,向公众开放(仅限预约)。在听到这个计划时,不由让人觉得,作为画廊的佩斯,正担当起某些美术馆的职能,模糊着其与美术馆的边界。

佩斯纽约旗舰店(效果图)佩斯纽约旗舰店(效果图)
佩斯纽约旗舰店展厅(效果图)佩斯纽约旗舰店展厅(效果图)

  画廊美术馆化的战略方针

  而近年来这些大型画廊所推行的画廊美术馆化的计划也在展览方面取得进展。

  2015年,纽约高古轩举办过一场名为“In the Studio”的展览。汇集了如毕加索、马蒂斯、利希滕斯坦等人的许多重要作品。展览由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前任的绘画和雕塑部门的主要策展人、摄影部首席策展人约翰·埃尔德菲尔德(John Elderfield)策展。埃尔德菲尔德离开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后,接受了高古轩展览顾问的职务,而策展“In the Studio”算是其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策展方式的延续。

“In the Studio”展览现场“In the Studio”展览现场
“In the Studio”展览现场“In the Studio”展览现场

  当“In the Studio”在纽约展出时,一大片好评蜂拥而来,内容大致可总结为“一家画廊不再以盈利为主要目的,担起了美术馆的职责,向民众普及艺术知识”。

  而这次展览后,有相关的艺术评论者对此次展览如下说到:

  “高古轩借用埃尔德菲尔在行业内的强大资源与广泛的人际网络作为武器,让高古轩在一定程度上摆脱了‘只为赚钱的画廊’的名声。因为,当一个著名艺术博物馆的策展人邀请借展作品时,其收集的作品质量是单靠画廊力量难以实现的。虽然此次展览画廊的主要目的不是出售借来的作品,但它以美术馆的角色展出作品,这无疑提升了其作为画廊的声誉,更有助于未来的商业建设。”

约翰·埃尔德菲尔德(John Elderfield)约翰·埃尔德菲尔德(John Elderfield)

  而在此次“In the Studio”展览后,卓纳画廊、Hauser&Worth等巨头画廊也加入了这场画廊美术馆化的运动中。当然,画廊要参与到此次运到中,缺少不了画廊有如美术馆的展览空间和相关专业人事以及雄厚的运营资本。

  品牌建设与品宣的推广

  如今,这些“国际巨头”的大画廊,除了在展厅面积、展览上大做文章以外,还将重心放到了公教和推广方面。

  早年前,有着浏览画廊官网的人应该有印象,画廊的网站通常只包含有限的信息,如地址和正在进行的展览(国内画廊目前绝大部分仍然是这种方式),但最近几年,这些大型画廊的官网充满了各类信息。

  如David Zwilner玩起了播客;高古轩发行起了“季刊”杂志,并正在网站上做“作家知识活动”。策展人和艺术史学家在“季刊”中提供了很多文章,你可以看到一个画廊的外观,试图通过提供丰富的内容来让你更懂他;Hauser&Worth专注于教育计划,组织讲座、放映和组织家庭活动,并为超过19000名学生提供了画廊见学的活动。

卓纳画廊官网卓纳画廊官网
Hauser&Worth日常公教活动Hauser&Worth日常公教活动

  一切的最终目的

  从展厅到展览,从公教到品宣,这些国际大画廊如此不计余力的投入,其实最好的目的还是抢占优秀艺术家资源。

  观看去年《巴塞尔艺术展和瑞银全球艺术市场报告2018》中的哪些画廊做过“最具影响力艺术家TOP 20”的展览,便不难发现这些“国际巨头”的大画廊不计余力投入的原因。

  
2017年全球艺术家展览次数统计及各大画廊所展出的“最具影响力艺术家TOP 20”展览统计

  为了让画廊与管理艺术家和艺术家作品的地产或基金会签订合同,画廊必须首先获得他们的信任。那时,艺术家和投资方最关心的是“它是否以令人信服的方式展示和销售?”如上所述,博物馆级设施、展览、教育内容等是说服他们的重要材料,也是其进入海外市场也是一个重要条件。

  据调查,2017年,画廊经销商中有58%都预期来年销售会增长。相比之下,今年出炉的市场报告却显示出市场信心的骤减——只有30%的经销商认为将在2019年迎来销售额增长。这种忧虑反映出了当前宏观经济整体上的不确定性。而如今大画廊的这些“手段”更是拉开其与中小型画廊之间的力量差异,画廊也逐渐呈现两极分化;而在此环境中,小画廊和那些不够与时俱进的画廊尤其不堪一击。而中小画廊以何方式何消除、改变这种状态,我们只有拭目以待。

 

 

 

 

来源:新浪收藏网

网络转载免责声明:以上文章源于网络,更多的是为大家传递最新收藏信息之用,所转载的文章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具体内容仍需浏览者自己核实其真实性,文章内容仅供大家参考!如有侵权请直接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

[ 点击数:] [打印本网页] [关闭本窗口]
相关内容
  • 从高古轩到佩斯 巨头画廊的生存之道 2019-03-27

  • 友情链接:中国收藏家协会  |  国家文物局  |  中国国家博物馆  |  深圳博物馆  |  深圳市政府  |  深圳市宣传部  |  深圳市文体旅游局  |  深圳市民政局  

    网站版权所有:深圳市收藏协会  网站主办单位:深圳市收藏协会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上步中路1001号深圳科技大厦一楼西门

     联系电话:0755-82063439 邮箱:szscxh@126.com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粤ICP备17090602号-1